南陵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陵新闻网 > 财经频道 >

落燕覆巢!二战日本海军特设航空机输送舰“富

发布时间:2019-11-17 12:10 来源: 作者:南陵新闻

小宁基于中国大陆创作共用协议3.0之属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CC BY-NC-SA 3.0)编辑发布,著作权归作者所有。文中部分摄影作品由 张帆 提供,《小宁的酱油工厂》经授权使用,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警告:本文内容针对军事历史爱好者或沉船技术潜水员。如您在阅读中出现胸闷、气短、嗜睡、精神萎靡、知觉狭窄等症状,请终止阅读,立即吸用纯氧15分钟/3次,并与您的医师联系。

本文故事主干严格尊重历史资料,但部分人物心理活动描写带有报告文学元素,敬请注意。

参考阅读:

—— 楚克沉船的历史

—— 楚克潜水介绍

沉船“富士川丸”因为潜水难度较低,珊瑚和海洋生物丰富,内部细节有趣而为人所乐道。她曾是楚克早期潜水的象征之一,并屡屡登上各大媒体。在《时代》、《Aquaviews》等杂志评选的全球最佳可潜水沉船中,她都榜上有名。我们今天就来看看她的故事把。

↑东洋海运货物船时期的“富士川丸” 来源:Pinterest

↑“富士川丸” 沉船的位置

↑“富士川丸”沉船潜点示意图 来源:Rod Macdonald

↑特设输送船时期的“富士川丸” 线图(44年最终时的状态) 来源:www.amazon.co.jp

平湖碎玉 十二

落燕覆巢

特设航空机输送舰“富士川丸”

在楚克夏岛东部的山脊上,有一座在当地住民看来即威严又恐惧的建筑——日本帝国南洋厅东部支厅的支厅长官邸。从这里可以俯览当时楚克的主要行政中心区域,以及竹岛机场和附近的锚地。东部支厅长是日本统治下加罗林群岛(楚克、波纳佩)和马绍尔群岛(贾卢伊特)的最高行政首长,在属地内享有极高的权力。

↑南洋厅东部支厅派驻波纳佩地区的出张所。由于实在没找到东部支厅的照片,大家就用这个感受一下吧 来源:wikipedia

1944年2月17日凌晨,蓝原有孝支厅长觉得无法入睡,他一早就在颇为威严的落地窗前来回踱步。虽然最近前线的坏消息不断涌来,但是他似乎还没有遇到过像今天这样坐立不安的感觉。不过仔细回想一下自己的一生,蓝原又觉得好像之前也有过一次类似的感受,那还是在一年半以前。

故事拨回到战争爆发之前的时候,1941年8月20日。蓝原有孝那时候还是一位已经基本告别了海军生涯的预备役海军大佐。他在这一天突然接到了来自海军的充员召集令。一个月后,他就已经走马上任特设巡洋舰“报国丸”的舰长一职,被发往南太平洋执行通商破坏任务。关于“报国丸”与姊妹舰“爱国丸”的战史,请参考本系列之前的“碧落黄泉”一文。

在通商破坏战中打得风生水起的蓝原,对他的“报国丸”喜爱有加,仿佛这艘船就是他运势的化身。所以当1942年8月他被调任“富士川丸”舰长的时候,曾经是何等的不舍。后来发生的事实,似乎更印证了蓝原的想法。刚刚分别3个月,突然感到坐卧不宁的蓝原就得知,没有了他的“报国丸”武运全无,第一次执行任务就莫名其妙的被一艘远远比她弱小的印度扫雷舰一炮击沉了。

回忆到这里,蓝原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当初失去“报国丸”的感觉与今天何其相似。他一把拉开窗帘,双眼紧紧注视着竹岛机场后边锚地里停泊的一个熟悉的黑影——“富士川丸”。

↑特设航空机输送舰“富士川丸” 来源:combinedfleet.com

“富士川丸”原本是日本东洋海运的货物船,在1940年被海军征用成为特设航空机输送舰,隶属第22航空战队。在1941年7月,“富士川丸”还曾经作为第12航空战队的旗舰在台湾和海南岛一带活动。1942年8月22日,“富士川丸”在东京湾附近遭遇了美国潜艇“鲳鲹鱼”号(USS Pompano,SS-181)的鱼雷攻击。不过“鲳鲹鱼”的3枚鱼雷非但都没有命中,而且“富士川丸”还用舰上的老爷火炮进行了还击,迫使“鲳鲹鱼”号放弃了继续攻击并逃之夭夭。

关于航空机输送舰,请看文章结尾的小贴士1

关于航空舰队,请看文章结尾的小贴士2

↑美国海豚级潜艇“鲳鲹鱼”号(USS Pompano,SS-181) 来源:wikipedia

蓝原就是在这个时候接手了“富士川丸”,并且在12月回归了第十一航空舰队第22航空战队。虽然他一开始并不喜欢这艘居于二线的辅助舰只,但是他的观点也逐渐发生了变化。特别是43年6月,正在小笠原诸岛附近航行的“富士川丸”又遭到了美军潜艇“飞鱼”号(USS Flying Fish, SS-229)的攻击。在蓝原的指挥下,并不灵活的“富士川丸”居然神奇的第二次在美军潜艇的伏击下死里逃生。正是这次经历,让蓝原开始觉得“富士川丸”也是他的另一艘幸运之船。

↑美国小鲨鱼级潜艇“飞鱼”号(USS Flying Fish, SS-229) 来源:wikipedia

然而没过多久,“富士川丸”就第一次挂了彩。1943年9月,作为6113船团一员的“富士川丸”在奎贾林群岛附近遭到了美军潜艇“镰鳍鲳鱼”号(USS Permit,SS-178)的鱼雷命中,造成船只“中破”。但是她依然能依靠自身动力顺利返回奎贾林进行应急维修。经过这次劫后余生,“富士川丸”成为了日本辅助船只中几乎绝无仅有的3次被美军潜艇伏击却不死的神奇存在。

↑美国海豚级潜艇“镰鳍鲳鱼”号(USS Permit,SS-178) 来源:wikipedia

这时,蓝原舰长突然接到了“老领导”细萱戊子郎海军中将的电报。原来鉴于当时南洋各岛屿已经变成了激烈的战场,日本决定任命一批军官接管本来由文官担当的南洋政务。此前担任第5舰队司令官的细萱戊子郎中将被选为下一任南洋厅厅长,而他则有意请蓝原有孝来南洋厅任职。

↑細萱 戊子郎 海军中将 来源:wikipedia

蓝原有孝此时已经对他的“富士川丸”难割难舍,因此以自己军衔只有大佐为理由推辞。然而事情却并没能如他所愿。在随后的2个月里 ,蓝原接连收到了海军省关于晋升他为少将的电报、让他退出现役的命令,以及他跟本不可能拒绝的《昭和18年第860号》敕令,以裕仁天皇的名义任命他为南洋厅东部支厅的支厅长。

↑南洋厅厅徽 来源:wikipedia

也似乎真的是天有灵犀,蓝原刚刚在楚克走马上任支厅长不久,“富士川丸”就也好像依依不舍似的来到这里,而且一来就是一辈子。根据海军的命令,“富士川丸”准备在楚克改装为特设输送船。正巧蓝原在他官邸的窗户里,每天都可以看到远处停泊的“富士川丸”。

时间回到本文开始的2月17日。当天空破晓之后,蓝原甚至都没有对蜂拥而入的美军飞机感到惊讶,仿佛这都是命中注定的。颇为折磨的反倒是眼睁睁的看着锚地里的舰船乱成一团,一个个起火燃烧,而蓝原的“富士川丸”在却孤零零的停在竹岛旁边一上午都无人理会。

↑正在遭到空袭的夏岛核心区域,左上角的山脊就是支厅长官邸的位置,而支厅官舍则位于右边的海岸附近 来源:wikipedia

直到下午2:20,“富士川丸”痛苦的受难历程终于开始了。她先是被航空母舰“邦克山”(USS Bunker Hill,CV-17)的一架鱼雷攻击机命中;随后又被“埃塞克斯” (USS Essex, CV-9) 号的俯冲轰炸机的4枚1000磅炸弹击中(1直击、3近失)燃起熊熊大火。但是她依然挺过了17号的轰炸。直到第二天早晨,最后一波美军空袭中,已经严重倾斜的“富士川丸”又被两枚鱼雷命中(按美方记录),才最终在早晨7:15分沉入海底。

“富士川丸”沉没在竹岛附近较浅的水域,以至于她的两个桅杆都似乎很不甘心的伸出了水面。因为这个明显的标记物,空袭之后日军得以很容易的找到沉船,并且从船上打捞出大量物资。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富士川丸”在楚克早期潜水活动中,一直是最热门的沉船。

对于七十年代最早在楚克潜水的人们来说,他们在岸上就可以很容易看到“富士川丸”留在海面上的两座桅杆,他们不但提供了非常精准的定位,而且也是固定潜水船的理想位置。沿着前桅杆下潜,看到的鱼类也越来越密集,体型越来越大。根据当时的记载,这里常驻的鱼类包括了大海狼、灰礁鲨、杰克鱼群和海龟等。加上这里的色彩丰富生长茂密的珊瑚一起,成为了当地人用来震惊远道而来的潜客的几件法宝(附近的奎贾林等地珊瑚都相对稀少)。

做为早期楚克沉船潜水的代名词,随着成千上万的潜水员不断地访问,如今“富士川丸”反而成为了人为破坏较为严重的沉船之一。她原本标志性的伸出水面的两支桅杆常年被用于固定潜水船,如今也都已经折断了。完全沉没在水下的她,珊瑚虽然依然美丽,却也已经远远不如当年的茂密。而随着频繁的人类活动,原本以此为家的大型海洋生物,也渐渐变成了时而出现的游民。

如今平躺在海底的“富士川丸”船艏(32米)略浅于船艉(37米)。当下潜到船艏的位置时,可以看到不但船只的起锚设备保存良好,船艏的15厘米火炮上甚至还能辨认出原始的英文铭文。从这些铭文我们可以查到这门火炮的身世。原来这是一门甲午战争刚刚结束后,日本从英国“艾尔斯维克军械公司”(Elswick Ordnance)订造的火炮,用于武装当时英国为日本建造的巡洋舰。可见二战中日本已经将这些库存的老旧武器全部从新启用了起来。也很令人感叹42年8月的时候“富士川丸”就是凭借这门跟多当时数水兵的爷爷年纪相仿的古董赶走了美军“鲳鲹鱼”号潜艇。

↑“富士川丸”的舰艏和前部火炮 来源:张帆(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富士川丸”的艏部火炮 来源:张帆(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在火炮后边的下一层甲板可以进入船艏楼。艏楼内部可以看到烧毁的防毒面具和15厘米主炮的炮弹。在艏楼后边的甲板上,就是“富士川丸”负有盛名的两个前部货舱。这两座货舱的盖子都还在原位,因此穿过盖子上的栅栏进入货舱也是一件略微考验技术的动作。在一号货舱的上层甲板靠右舷的位置,可以看到战斗机的螺旋桨、引擎冷却装置、战斗机的外置副油箱以及油桶。而在左舷靠前的位置,除了小口径高炮炮弹、竖直储存的15厘米舰炮炮弹以外,还可以看到一枚罕见的日本末日武器——“回天”人操鱼雷的残骸。70年代,楚克当地潜水员担心这枚鱼雷内部的高压气体可能有危险性,因此试图将其爆破掉。结果由于炸药使用过多,这次爆破对“富士川丸”上的珊瑚和海洋生物都造成了非常严重的破坏。

关于“回天”人操鱼雷,请看文章结尾的小贴士3

在一号货舱的下层和后部,除了油桶以外,我们还可以发现几座完整的飞机引擎、飞机的备用起落架、几挺轻机枪和弹药、以及“大发”登陆艇的备用发动机。不过上下货舱之间也同样有一座栅栏分割,因此需要潜水员小心的穿越。在一号货舱的后部,潜水员也可以直接进入二号货舱,而无需上升到主甲板。

在二号货舱里,除了已经见过的大量航空备件和油桶以外,这里最吸引人的就是4架完整的飞机残骸。其中3架可以很容易的辨认出是日本海军广泛使用的三菱A6M5,后期型“零”式舰上战斗机。至于第四架,则被认为是一架三菱A5M“九六”式舰上战斗机。这些飞机虽然机体蒙皮和骨架都有破损,但是关键设备都保存的都相对完整。最初的时候在这里还可以看到飞机上的250公斤航空炸弹,但是后来也同样因为安全原因被移除了。

↑“富士川丸”二号货舱内的飞机残骸 来源:张帆(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为了让大家可以从更多角度感受一下这几架飞机的状态,我从网上又搜了几张不同角度的照片:

↑二号货舱口下边正对着飞机残骸 来源:Underwater Photography

↑飞机座舱内的状态 来源:Pinterest

↑飞机的蒙皮和骨架已经破损 来源:gylleus.se

“富士川丸”货舱里浓郁的“航空主题”一直被潜水爱好者们津津乐道,如果在这里拍下照片,恐怕也完全可以以假乱真航空母舰的机库。不过除了前部两个货舱以外,“富士川丸”其它的几个货舱里的货物都在船只沉没的时候被日军抢救性打捞了。虽然后边的四座货舱都基本是空空如也,但是在四号货舱里还是可以看一下底部被鱼雷击穿的洞口。在较深的船艉,还可以找到一门与船艏一样的15厘米舰炮。不过与“富士川丸”丰富的内部细节和美丽的珊瑚相比较起来,这门炮反而显得有些黯然。

“富士川丸”的上层建筑曾经保存完好,那时甚至连松木地板都完好可见。不过今天由于海水腐蚀和潜水员的过度访问,整个建筑的上层都已经严重垮塌。而在下层里,则还可以找到一些有趣的舱室。包括放置了通讯设备和发报机的电报室;可以找到大量医疗用品和药瓶的医务室;可以找到文具、公章和制服的办公室;以及保存了巨大的烤箱、铁锅和各种餐具的厨房等等。

↑“富士川丸”的一部车钟 来源:张帆(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富士川丸”的引擎室相对比较容易穿越。无论是从上层建筑的通道,还是从三、四号货舱连接的储物室里,都并不难以进入。引擎室的上层空间比较宽松,这里有一间工作室最为吸引潜水员探索。工作室里遍布着各种设备,不过最有趣的是一部空气压缩机。这部空气压缩机看起来很像一个机器人,呆头呆脑非常可爱。它也出现在了许多介绍楚克的文章和网页上,是楚克沉船非常出名的一个吉祥物。

↑“富士川丸”内的“网红”空气压缩机 来源:张帆(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在上层引擎室的两边,还可以看到储物间,这里也同样储存有一些工具、备件,和安装在墙壁上的电话机。从回廊式的走道上可以看到下方有6座巨大的金属储存罐,显得颇为壮观。“富士川丸”的下层引擎室相对而言空间较为紧凑,不过难度在楚克的沉船中也并不算高。这里布满体积较大的机械设备,如果仔细寻找可以看到许多诸如操作台、电话机、控制转盘和手柄等设备。在下层引擎室的最后方,可以找到通向上层建筑的楼梯间。

↑“富士川丸”的引擎舱 来源:张帆(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为了让大家能够更好的体会穿越“富士川丸”引擎舱的感受,不妨来读一下张帆写下的这些文字:

今天只有我和来自日本的潜导圭太先生两人出海,我和他沟通了一下,决定请他做我的模特并简单确认了一下几个摆动作微调的手势。之所以在还有很多新船没探索过的情况下回到这里,是因为有一个特别想看的东西在上一潜未曾见过,那是一个带着仪表的机械,但看起来有点像技术潜水员的头部,又带着变形金刚那样神秘的机械感。圭介告诉我变形金刚在船只中部已经变形的一个船舱里,但这个船舱随时可能坍塌,因此并不建议进入。... 圭介后来又说,他觉得我们今天运气不会太坏,他会陪我进仓。于是这件事便定了下来。

... 进入被炸的七扭八歪的内仓,仓内一切完好,所有东西都还保持着当年的样子,进入了车床的房间,我还发现了一个熔炉形状的金属物体,我把视频灯放入其中点亮准备拍摄,却意外地激起了很多烟尘久久不能散去。这时圭介示意我回头,我这才发现原来我一直念念不忘的变形金刚原来也在这个房间里,而且一直以面壁姿势带着,离墙壁只有一米远,这让我有点挠头,因为相机上装了三个闪灯三个视频灯,体积非常大,如何把自己和相机一起塞进这一平米的空间还要找好角度,是件让人十分头痛的时间。

... 从舱室出来,圭介指着一个狭小的不到60公分宽的,通往地下的扶梯,示意我往下进入引擎室,下层空间弥漫着浓雾一样的絮状物,视野严重受限,我我有些紧张,不由回头,在浓雾中看到潜导的视频灯昏黄的色彩,方才有些安心。在此时此刻,感觉已经完全把性命交给他,脑中不由得浮现出许多奇异的思维。引擎室狭小且错综复杂,我们在里面各种穿梭,等从出口出来好像已经过了一个世纪似的,当满眼是刺眼的蓝色时,仿佛被超度了一样…

1994年日本政府在楚克举行了空袭50周年的纪念仪式,并在两艘沉船上修建了纪念碑。虽然“富士川丸”并没有人员伤亡,但是作为当时最热门的潜点,其中一座纪念碑还是被修建在了这里。

↑“富士川丸”上的纪念碑碑文 来源:Neil Hambleton

“富士川丸”作为楚克沉船的一张名片,涵盖了很多吸引潜水员的元素,包括距离海岸近、深度不大、穿越难度不高这些休闲潜水员关注的地方;也包括非常独特、内容细节丰富的舱室以及并不常见的航空主题。当然作为硬币的另一面,即有趣,难度又低的潜点,当然也就意味着更多的访客。尤其是很多没有丰富经验的潜水员,经常在船里制造出一团一团的云雾破坏能见度,甚至对沉船造成破坏。想在我们可以看到她的腐蚀速度相比较其他沉船要明显更快。因此我也希望能在这里向大家呼吁,请尽自己所能的保护她,避免不必要的破坏。

关于“富士川丸”内部的飞机,我将在后边介绍楚克水下的飞机残骸的文章中专门谈及。下周请大家继续关注程程为大家介绍“葛城山丸”的故事。

小贴士:

1,飞机输送舰:在日军的计划中,这是为了支持航空母舰作战而专门设置的舰种。她们的使命是搭载备用的飞机、零件和人员伴随航空母舰使用。她们理论上都是日本海军编制内的军舰,因此地位不同于一般的输送船。在太平洋战争中,为数不多的飞机输送舰执行了大量为航空母舰或者陆基机场运送飞机和相关设备、人员的任务。

2,航空舰队: 由于日本没有空军这个军种,所以陆基航空部队也分别由海军和陆军指挥。为了指挥南洋数量庞大的陆基航空兵,日本海军必须建立一个与其它舰队平级的指挥机构,这就是日本海军在太平洋战争初期专门组建的所谓“第十一航空舰队”。这只独特的舰队除了配属的第34驱逐队以外,就只有3-4个陆基航空战队和少量辅助舰船。

3,“回天”人操鱼雷:是日本败局已定之时研制的一款疯狂的末日武器。他的早期型号是在一枚加大的九三式氧气鱼雷中加入一名操纵人员和设备。使用时由乘员驾驶鱼雷进行自杀式攻击,以期达到100%的命中率。这种鱼雷长达15米,直径高达1米,炸药装药量高达1.55吨,是正常鱼雷的3倍以上,威力十分巨大。日本在战争末期视其为挽救帝国生死的“回天”武器而大量生产。然而由于当时技术水平和人员经验等条件限制,这种武器的最终战果并不大。

友情链接